这位退伍军人联手部队老班长,养扇贝做电商,实现月销百万

2021/8/20 17:25:16   来源:中国山东网    

  中国山东网讯(通讯员 刘明康)凌晨三点四十分,海面上刚刚露出第一缕亮光,苏涛就要驾驶着快艇,赶到20海里外的扇贝养殖场,开始扇贝的分苗工作。

  眼下正是扇贝分苗的关键时期,小长山岛上的4000多家养殖户,几乎每天都是凌晨出海,然后在海上劳作12个小时以上,再追着夕阳返回码头。

  小长山岛位于大连长海县,四面环海,正南与獐子岛遥遥相望,总面积不过20多平方公里,岛上的渔民也因此自嘲,在中国地图上,小长山岛连一个小点点都没有。但因天然条件优渥,小长山岛一直都是我国扇贝养殖的重要产区。

  ▲在小长山岛,扇贝养殖基本承包了附近的海域,也成为岛上的经济支柱。(摄影李松)

  苏涛是一名退伍军人,曾因一场意外,不幸导致重度耳聋。退伍后,苏涛几经周折,从山东日照来到了小长山岛,投奔自己在部队时的老班长郑照辉,一起在海产行业打拼至今。

  同样都是渔民的后代,苏涛和班长离开部队之后,又回到了自己土生土长的大海边,在生活的战场上,开启了新一轮的并肩战斗。

  (一)

  每当回想起负伤时的日子,苏涛都很感激班长郑照辉。

  因为打小就崇拜军人,苏涛一直都有一个参军梦。2004年,刚刚年满18周岁,苏涛就迫不及待地报名参了军。

  到达部队的第一天,苏涛第一个见到的就是班长郑照辉,而在此之前,郑照辉已经是一名入伍十多年的老兵了。

  郑照辉第一眼看到苏涛,就很喜欢这个新兵。“小涛身上有山东人特有的敦厚仁义,再加上我们两个人都是海边长大,共同话题比较多,就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小兄弟。”

  ▲平常与人沟通时,苏涛还是要戴着助听器,但每天只能戴两个小时,时间一长容易引发中耳炎。(摄影李松)

  入伍之后,苏涛无论是日常训练,还是站岗执勤,都一直严格要求自己,一定要成为一名优秀士兵,但人生的变故总是来得猝不及防。

  2005年,苏涛的双耳意外受伤,导致耳膜受损,并伴有长期的中耳炎。

  那段时间,郑照辉每天都会去找苏涛唠唠嗑,一点一点打开他的心结,鼓励他在现实中找回自我,再加上一段时间的治疗恢复,苏涛才逐步走了出来。

  “我们是一名军人,虽然身体上负了伤,但心理上一定要强大起来。” 苏涛说,自己一直记得班长说得这句话,是他帮我走出了人生最低谷的阶段。

  (二)

  2006年,苏涛服役期满,回到了日照老家。返回地方之后,当地给予了苏涛很大关照,每个月都有补贴和慰问金,看病吃药全额报销,还专门给他配了一个助听器。

  虽然日子过得安稳,但苏涛一直都不甘心安于现状,还是希望能够自力更生,做出一点事业来。

  经过多次尝试后,苏涛选择自主创业,先后开过服装店、烧烤店,因为经验不足,都没有做成。

  班长郑照辉退伍以后,回到了大连小长山岛,一直在岛上的养殖场工作,从一线工人干到了厂长,有了一点积蓄之后,就选择了自己单干。

  2008年,听说苏涛创业一直不顺,郑照辉一个电话打过去,就把苏涛叫到了岛上,跟自己搭伙一起干。

  养殖扇贝都是在海上作业,一年四季都要风吹日晒,尤其是冬天的时候,刺骨的海风吹在脸上,就如同刀割一般。但因为请不起工人,郑照辉和苏涛也只能自己埋头苦干。最初的几年,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点钟就爬起来出海,然后在海上一直干到天黑。

  直到2012年,两人的生意才有了起色,养殖场的规模也从最初的四五十台筏子,扩大到三百多台,一共三万多笼扇贝,年产值超过500万。

  ▲创业因扇贝减产,遭遇重大危机,但两个人还是咬牙贷款,买塔吊扩厂房,实现逆风翻盘。(摄影李松)

  但养殖扇贝也是靠天吃饭,一旦遭遇恶劣天气或者病害

  侵袭,不仅会造成大面积减产,甚至有可能颗粒无收。

  在扩大养殖规模的第一年,郑照辉和苏涛就经历了一次生存危机,辛苦了一年,扇贝却在收获季节遭遇了病害,减产超过九成。

  “扇贝一旦犯毛病,一夜之间就可能全军覆没。”郑照辉说,正常一笼扇贝可以卖到200块,但当年只卖了20块,一个月赔了70多万。

  当时,为了扩大规模,两个人已经负债了100多万,再加上亏损,一度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。为了节约支出,两个人硬生生啃了一个多月的方便面。

  危急时刻,两个人还是决定要咬牙坚持下去。为了维持经营,郑照辉还抵押了养殖厂,又贷款了两百多万。

  好在第二年,扇贝迎来大丰收,郑照辉和苏涛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苏涛说,在部队的两年间,锻炼了自己的意志,否则不一定能挺过去。

  (三)

  在养殖领域站稳脚跟之后,郑照辉又在岛上筹建了扇贝加工厂,主要生产加工瑶柱产品,苏涛也抽身出来,重点负责市场销售。

  因为都是自己养殖的扇贝,货源品质有保证,工厂生产出来的瑶柱色泽饱满,味道鲜美。再加上郑照辉对员工采取了军事化管理,相比岛上其他加工厂,生产效率也是遥遥领先,这也让苏涛很快打开了销售渠道,一度远销至广东、福建,并积累了很多老客户。

  就在事业迈上一个新阶段的时候,2020年的新冠疫情又给了两人当头一棒。

  “疫情刚来的时候,我们挨个客户打电话,但很多老客户也都滞销,卖不出去。”苏涛说,我们瑶柱的年产量在70吨左右,去年一开始就积压了20多吨。

  到了去年7月份的时候,瑶柱还是卖不动,郑照辉也坐不住了,“扇贝养殖、加工属于季节性比较强的行业,每年1个月卖钱,其他11个月都是花钱的,再加上当时要给船员、工人发季度工资,资金压力特别大。”

  ▲郑照辉和苏涛每天都要查看瑶柱的晾晒情况,以适时调整瑶柱的盐度。(摄影李松)

  为了开拓新客户,苏涛和郑照辉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的批发市场,还是一筹莫展。

  “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拼多多上购物,看到很多商家都在卖海产品。” 苏涛说,当时就想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电商平台。

  于是,苏涛开始尝试在拼多多上开店,也误打误撞地开启了线上转型之路。

  最初的时候,苏涛每天只能卖出去几单,最多十几单。但掌握了一些基本的运营技巧之后,店铺的订单量很快突破一百单,这对于客单价较高的瑶柱来说,已经非常可观了,几乎相当于一个中型客户的单次进货量,顺利缓解了库存和资金危机。

  此外,与线下的经销渠道相比,电商平台是直面消费者,这也让苏涛更加了解了消费者的喜好。

  “与北方的消费者不同,南方的消费者在煲汤的时候,更喜欢口味轻一点的瑶柱。”苏涛介绍,因此,我们在加工环节把瑶柱的咸度从11%下调到了7%,直供给很多南方消费者,获得了一致的好评,复购率特别高。

  今年以来,苏涛店铺的瑶柱销量持续增长,单日销售额突破3万元,月销超过100万。目前,线上的销售比例已经占据总产值的70%。

  8月17日,苏涛第一次参加了拼多多的“农货节”,店铺里的瑶柱产品经过筛选,也入驻了平台的“百亿补贴”。整个活动期间,瑶柱产品单日销量更是翻了6倍。

  “同样的产品,以前批发商来收购,价格压得很低,把我们大部分利润都挤没了。”郑照辉说,电商平台没有中间环节,我们都是按照一手批发价卖给消费者,不仅消费者得实惠,我们还能保证利润。

  对于苏涛而言,电商渠道还有一个好处让他颇感触动。

  “虽然戴着助听器,基本可以无障碍交流,但每天只能戴两个小时,时间一长,耳朵会受不了。”苏涛说,在网上开店,沟通也都在线上,随时都可以自由交流,还是坐在电脑前更好一点。

编辑:孙岩    责任编辑:胡立荣

相关阅读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。

2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中国山东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。

3、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约毁坏、诽谤、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,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4、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《网站声明》并完全同意。